宇宙最苏的小哥哥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逢凉野性,突然觉得这四个字挺好听的

啊QAQ,我终于找到发肉渣的方法了
放微博了,一把辛酸泪
研究了一个星期,颓废
然后,谢谢大佬们指路QAQ
食用愉快
我这么辛苦周涛涛可以娶我吗
链接在评论,微博@路辞FXIAH

就,抱歉占tag咨询一下,那啥,如果有敏感词怎么办啊,哭唧唧,我人生第一篇肉渣就.....这么被屏蔽了吗QAQ。sad。其实我是没看懂怎么解屏那介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带QAQ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卿涛元宵快乐QAQ

那啥元宵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大佬们不考虑发个车划个船吗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QQQQQQQ,占tag抱歉

来自小小小小小透明的召唤 占tag抱歉

突然有一个梗,设定就是厅花一直陪在余粮身边,然后余粮觉得太安稳了就开始作,然后就得了一种病,就类似于臆想症那种,虚构了一个人物,然后那个人告诉余粮其实厅花是他虚构出来的人,让余粮杀了厅花,厅花正好出差了,余粮就更坚定了厅花是他虚构的人,然后余粮就崩溃了,刀子捅进厅花的时候他最后说了一句话

“其实他才是你想象出来的人啊”

啧,戳心了(其实把他们角色互换一下说不准更好看w(゚Д゚)w)

前期各种甜,然后后期虐死,这种反差肯定很好看啊啊啊啊啊

有没有大大愿意认领啊啊啊啊啊QwQ  求抱走QAQ

最后私心@一下高祁圈里最高产的两位大大 @世人皆欲杀  @琼杯 求不嫌弃QAQQQQQQQQ

而今我已经忘却了他的模样

同伟的模样?

你是说,他那风华绝代的眉眼,抑或是阳光在睫毛上投下的阴影?

老师的模样?

你是说,他镜片下深邃的眸,还是在黑板上板书时微皱的眉?

他们相视而笑,眼里有幸福,但更多的是不安

那戴眼镜的男人揽紧了他的学生

这是曾经烙印在他们心中的对方的模样

 

时隔多年,我再问这问题的时候,那位浓眉长睫的先生想要说什么,却被他的老师握住手,然后就安静了下来

 

“我曾经差一点就失去了他,当我以为我失去他的时候,我便将他的眉眼烙在心里”

“告诉自己,这便是他的模样”

“可那终究不是活生生的他”

“等他跌跌撞撞回到我身边的时候,我拥住他”

“我不用记得他的模样了,因为他每天都会在我身边”

“所谓模样,不过就是在心中为回不来的人留的念想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而今我已经忘却了他的模样,多幸运”